沉舟一去,断辟无垠

Just like,walking through a long long road,meeting many people,and you'll talk to them,and laugh,and cry,and you'll leave,to say that it's hard to stay.

好像提前进入了失恋状态。只能不停阻止自己去想那件事,用别的东西填满脑子。不去想就好了,不去想就不会难受。
可是一想起来,哪怕只有一秒钟,还是会很难受。
不过说到底要对抗的其实也不是别的,就是一种难受的感觉。如果可以接受它的话,就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了。
我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,接近各式各样的人,是不是都是为了规避难受的感觉呢,如果是的话,我是不是在利用这些人和这些事呢呢?
可是难受到底意味着什么呢?有什么可规避的呢?我其实也没有想明白。
不过想到这里,觉得好受多了。
你看,我还是在规避难受的感觉呢。
然而人一生追求舒适,最后也将死于舒适吧。

评论 ( 2 )

© 沉舟一去,断辟无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