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舟一去,断辟无垠

Just like,walking through a long long road,meeting many people,and you'll talk to them,and laugh,and cry,and you'll leave,to say that it's hard to stay.

记录一下这几天做的梦。
一,梦见自己无证驾驶,开车走错道,逆行,踩不住刹车,差点撞到别的车,最后被警察抓到,担心自己会不会被遣送回国。
二,梦到自己的一杆来复枪生锈了,而且不是紫红色的铁锈,是绿色的铜锈。粉末状的,还不太容易擦。








三,跟喵在河里游泳,河的一边是韩国,一边是江苏之类的地方,我担心被枪打,努力往国内这边游。后来河没了,变成街。街这边是中国商场,街对面是韩国商场。








四,去了衡阳之类的地方玩,跟爸妈一起,在车上看见很多办公楼,上面有毛泽东题字。楼都很豪华,整个城市都在建设,司机跟其他游客抱怨说革命的胜利果实都被土供窃取了,人民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我戳戳我爸说那他这个土供一员怎么办,他说哎呀是的呀我也没占到啥便宜我也没办法的。后来我一直试图弄清自己在哪里,觉得好像是衡阳但是又找不到衡山,又记得衡山好像山腰是一千一百米山顶是一千七百多?想想觉得好高都不想爬了。








五,又梦见自己开车,很奇怪,踩油门是左脚而刹车是右脚。好像鞋太大了活动不方便,一直踩不到刹车,只好猛打方向盘以免撞到别人,踩油门倒是很容易。




六,梦见自己回了外公家,跟他一起去看他家门前的小溪。小溪涨了水,好像变得有点绿有点浑浊,我下台阶的时候走太快,差点踩到水里。然后我和外公一起坐在石头上看着水面。


七,到处都是便便。


八,我养了一匹马,后来它渐渐长大,房子里容不下它,它就被送走了,我再也没有见过它,也不知道它在哪里,我很难过。后来去到一个偏远的小火车站,发现他们有一个休息室专门是给骑马的人用的,火车来了,人们骑着马鱼贯而入,据说这些马也都是因为长太大了不能留在家里,要送去云南的。喵告诉我说她也有一匹马,但是送那匹马走的时候她跟马道了别,她也知道马现在在哪里。


九,梦到去subway点吃的,他家除了三明治还有了tortilla之类的东西。我不知道要怎么点,点了半天。(其实我至今都没去过subway)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沉舟一去,断辟无垠 | Powered by LOFTER